“隐性压力”幼小心灵怎承受

时间:2024-07-22 07:16:15 来源:猛虎添翼网
树叶青青麦未黄,隐性压力年仅12岁的心灵山西临钢小学5年级女生恬恬(化名),留下一份压力太大的承受绝笔后,自缢身亡。隐性压力记者日前走进这个家庭时,心灵恬恬的承受父母终日以泪洗面,心神几近崩溃,隐性压力一个幸福家庭的心灵天空已然坍塌。究竟有什么太大的承受压力,竟让一个花季少年如此不能承受?

孩子的隐性压力心灵更需要关爱

恬恬就读的是临汾钢铁集团的子弟学校,无论师资水平还是心灵学校环境,在当地都是承受不错的。学校平时十分注重学生的隐性压力全面发展,从3年级起就开设电脑和外语课,心灵还经常组织丰富多彩的承受课外活动。1997年,学校就制定了减轻学生负担的规章,设立了知心姐姐信箱,解答学生的疑惑。恬恬的同学也反映,如今老师布置的作业比以前少多了。成绩优秀的学生每天只要花半个多小时就能完成,成绩一般的学生也不过一个多小时,作业负担并不重。

那么,恬恬绝笔中所谓的作业太多、压力太大,又从何谈起呢?对记者的疑惑,山西师范大学教育系主任秦金亮教授一语惊醒梦中人。他分析道,近年来,声势较大的减负和素质教育,使作业负担给学生带来的压力已明显减少。但考试和升学的压力如影随形,当今社会上各种名目的考试更越来越多。社会竞争的压力通过各种途径不断地在孩子们精神上形成的压力,现在看来则有越来越大的趋势。孩子心头的这些压力,是我们最容易忽视的。秦教授说。

如果把书包太重、作业太多等一些能够明显衡量的学习负担带来的压力,称为显性压力的话,那么,在这些显性压力相对减轻的背景下,那些最容易为人忽视的隐性压力就一下子凸现出来,在孩子们稚嫩的心灵上挥之不去,愈显沉重。

在临钢小学采访,一提起升学和前途,这些10来岁孩子们的脸上立时浮现出与其年龄极不相称的严肃。男生小裴沉重地说:我家长对我特好,也没有逼着我学习。可同学们都说,考不上大学,将来只能卖菜、扫大街。爸爸妈妈辛辛苦苦把我养大,我可不能让他们失望。如果考不上大学,以后该怎么办呢?

为了考上当地一所有名的平阳中学,他们都在暗暗较着劲儿。几乎异口同声,孩子们表达着相同的期待:要考上这样的学校,上大学的把握就大了。一些孩子还反映,他们的家长也经常这样提醒:看你考不上平阳,到时怎么上大学?

这可是一群连小学都还没有毕业的孩子啊,上大学对他们还那么遥远。可是,隐隐泛起的压力,却无处不在地挤压着他们幼嫩的心灵。

社会传导机制将隐性压力成倍放大

老韩最近颇有些心神不宁。在国家机关工作的他,刚从上海、浙江等地检查工作回来,又要总结又要汇报,一个多月里根本顾不上马上就要上初中的儿子,心里急得慌。学校什么时间招生?给孩子选择上哪一所中学,心里就没个底儿,能不着急吗?

他说,在北京,小学生上中学共有8种选择。这些选择不仅考验着学生的学习水平,更考验着学生家长的经济实力、社会关系、教育态度。谁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上个好点儿的中学,但上好学校不仅仅取决于成绩,还取决于过硬的关系和不菲的赞助费,又不能错过了招生时间。

说到儿子,一脸堆笑的老韩更显无奈:做父母的压力这么大,孩子怎么可能没有感觉?再说,孩子们之间对上什么学校也会互相比较。可怜天下父母心,但是有什么办法呢?哪个家长不是为孩子好?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副主任孙云晓研究员对此也深有感触:现在的孩子,尽管生活、学习环境远远好于他们的父辈,但你能说,他们是快乐的一代吗?尽管他们不愁吃不愁穿。但总是有一种看不见、摸不着,却又无处不在的隐性压力在蔓延滋长,让孩子们根本就快乐不起来。

他说,现代社会人与人之间的竞争特别激烈,一些家长往往把自己对社会压力的理解和感受,不自觉地贯彻到对孩子的教育中,而忽视了孩子对这些压力的理解能力和心理承受力,一味地希望孩子超过自己,或者对孩子的成长预期过高,时间一长,必然在孩子心中隐隐地形成一种压力。而孩子们之间也往往会交流这些由父母和社会其他方面传递来的压力,并不自觉地互相渲染。久而久之,这种也许很正常的竞争压力,通过社会传导机制层层传递,也就层层递增、放大,以至超过了孩子们的心理承受能力,让孩子们承受了很多在他们这个年龄段不该承受的社会竞争压力。

在北京、上海的一些中小学校采访,记者也能时刻感受到这种隐性压力的存在。不同的是,大城市的孩子考虑更多的是能不能上名牌中学、名牌大学。

上海中学在上海是一所有着130多年历史的重点中学。上海的很多家长都知道,孩子只要考进这里,上大学就基本没问题。即便如此,上海中学校长唐盛昌还是十分忧虑地说:来自家长和社会的压力很大。进门前,担心孩子能不能考上我们中学;进门后,他们又要担心孩子能不能考上复旦、交大。总是有一种担心和压力,如影随形。学校没有什么办法能缓解他们的这些担心和压力。

推荐内容